作文网,小学生作文,初中作文,高中作文,作文题材大全!

披着羊皮搞投资

编辑:作文网 | 来源:传奇故事

1、不惜血本

魏远峰是个孤儿,长大后竟沦为小偷。他胆大心细,案子做了不少,却一直逍遥法外。最近,他和搭档侯小子来到这座城市,踩了几天点,盯上了市城建局局长尹杰的家。这天上午,两人麻利地打开尹家门锁,登堂入室,分头寻找值钱的财物。

魏远峰在书房的抽屉里,找到三沓钱和一个泛黄的日记本,日记本封皮处夹着一张照片,是年轻时尹杰和一对四十岁左右男女的合影。照片背后有一行龙飞凤舞的钢笔字:一九九一年七月九日,高考结束后与干爸干妈合影留念。

这本日记一直记到一九九八年九月二十一日,魏远峰正看得津津有味时,侯小子闯了进来说:“卧室里没找到值钱的,你不干活,这是看什么呢?”

“没什么,就是随便翻翻。刚才在抽屉里找到三万块。”魏远峰随手将日记本扔回抽屉,举着三沓钱说,“你有啥收获?”

“妈的,我一分钱都没找到。”侯小子丧气地说,“难道这个局长还是个清官?普通人家还有点金银首饰呢,他家竟然什么都没有。”

“三万块也不少了,别太贪。”魏远峰递给侯小子一万五,便招呼他走人。两人出了尹杰家,没走多远,魏远峰突然脸色一变,紧张地说:“小子,我说你听,别回头,咱们被人盯上了。”

侯小子吓了一跳,低声说:“什么人盯着咱们?警察?”

“不是警察,好像是道上的。咱们在人家地盘上抢食吃,落在他们手上就惨了。现在咱俩分头离开这儿,有什么事电话联系。”

侯小子惊慌失措地点点头,拦了辆出租车匆匆离去。魏远峰的嘴角露出了得意的微笑,转身进了旁边一家自助银行,从袋里掏出自己的卡取了一万五千块,然后悄悄潜回尹杰家里,将三万块原样放回抽屉,再用手机把那张照片和日记全拍了下来。他有条不紊地做完这一切,又仔细地检查一遍屋子,确信尹局长不会发觉家里曾经被人光顾过,这才不慌不忙地撤离。

魏远峰找了家旅店住下后,接到了侯小子的电话,侯小子说他已经坐上火车往家走了,问他现在怎么样。他撒谎说自己也顺利脱身,准备去南方走一趟,等回家时再和他联系。

魏远峰不想让侯小子知道他的行踪,因为他看到的那页日记里,记录着尹杰一件伤心事。他觉得这件事可以大做文章,如果操作得好的话,他魏远峰不但可以过上上等人的生活,还能摆脱见不得光的小偷身份。只是这样做的前提是,绝不能让尹杰发现秘密。而他又不愿意与别人分享此事,所以略施小计甩开侯小子,并且不惜血本从自己卡里取了一万五,凑足三万块还回去。他躲在旅店里,研究了尹杰的日记后,脑子里模糊的念头渐渐清晰,形成了一个大胆的计划。

第二天,魏远峰按日记里的线索,找到了尹杰干爸老李头的住址,然后在老李头家附近的工地当了个搬运工。魏远峰从来没干过出力的活儿,一天下来,累得腰酸腿疼,手上也磨出了大泡。工地上虽然供吃供住,但伙食难吃得要命,十多个人睡一个大通铺,条件十分恶劣。魏远峰咬着牙坚持下来,既然所图者大,吃一些苦又算得了什么?

半个月后,魏远峰整个人瘦了一圈,皮肤晒得黝黑,看上去和那些出苦力的农民工一般无二。在这段日子里,他悄悄地了解老李头的情况:老李头六十多岁,除了心脏不大好,身体还算可以,每天跟邻居聊天下棋,日子过得不咸不淡。魏远峰耐心地又在工地上坚持干了一个月,觉得准备工作做得差不多了,便开始实施他反复思忖好的计划。

魏远峰打算使用苦肉计,先与老李头接触,进而与尹杰建立关系。他认定大树底下好乘凉,只要取得尹杰的信任,有个大局长关照,发财还不是早晚的事儿?

这天晚上,魏远峰给侯小子打了个电话,目的是使侯小子相信他身在海南,然后把电话卡毁掉,从此以后,他要和过去一刀两断。

他耐心地等到九点半时,来到老李头家附近。这儿是一片平房区,住在这儿的大多是老人、穷人,他们没有过夜生活的习惯,这时候都早早地休息了。小巷子里显得十分安静,他见左右无人,便捡起一块砖头,打算朝自己的脑袋砸去。

2、假戏成真

魏远峰刚抡起砖头,冷不防听到一声尖叫,吓得他一哆嗦,赶紧竖起耳朵细听,感觉到声音是从旁边的小巷子里传来的。他心里一动,急忙放下砖头,跑了过去,昏暗的灯光下,只见一个大汉拿了把寒光闪闪的匕首,正逼迫一个中年女人从包里往外掏东西。

魏远峰原定计划,就是假装遇到劫匪受伤,没想到竟然撞到了真劫匪,看来计划可以更完美了。于是,他当机立断,冲上去大喝一声:“住手,欺负女人算什么本事?有种冲我来!”

大汉见他赤手空拳扑上来,回手就是一刀,魏远峰伸胳膊一挡,匕首扎进了他的小臂。他强忍疼痛,一拳砸在大汉脸上,大汉被砸得后退了一步,魏远峰抓住机会转身就跑,跑到老李头家院外,三下两下爬上低矮的院墙,“扑通”一声跌进院子里。

“谁?”随着这声断喝,屋里霍地大放光明,老李头披着衣服冲了出来。魏远峰爬起来咬着牙说:“大爷,有人追我,我在您这儿躲躲行不?”

见他胳膊上血流不止,老李头吓了一跳,说:“小伙子,赶紧上医院缝针上药,不然的话容易感染。到底是什么人在追你?”

魏远峰把事情添油加醋地讲了一遍,说劫匪不依不饶追他,他慌不择路,跑到这儿实在跑不动了,于是翻墙跳了进来。

这番话听得老李头怒发冲冠,瞪着眼睛说:“小伙子,你别怕,我老头子生平最恨的就是小偷和强盗,我现在就送你去医院,有我在,看哪个毛贼敢动你一根毫毛?”

老李头一辈子嫉恶如仇,如今虽然上了岁数,可火爆脾气不减分毫,他打电话报了警,又取了菜刀握在手中,陪魏远峰走出黑乎乎的胡同,来到了大街上,拦辆出租车直奔医院。

他们赶到医院,两个民警已经等在那里了。原来在接到他们报警前,已经有一个女人报了警,说在那片平房区被人抢劫。在魏远峰缝合伤口时,那女人也赶了过来,老李头一见那女人大吃一惊。原来这个女人竟然是尹杰的老婆小梅,刚才她有事情来找老李头,没想到遇到了劫匪。

魏远峰暗自大喜,他庆幸自己的运气不错,不但假戏成真,而且救的人居然是尹杰的老婆,他觉得他的计划成功的几率一下子大了几倍。警察录完口供后走了。小梅再三向他表示感谢后,才说了她找老李头的目的。

这几年尹杰借口应酬多,在家的时间越来越少。小梅听到一些风言风语,说尹杰在外面有了小三。为此两人大吵了一场,小梅气愤地搬出了家,后来在尹杰一再的恳求下才搬回了家。可这段日子,她发现尹杰又故态复萌,今天他说要出差半个月,实际上是带着小三一起游山玩水去了。小梅实在无法忍受,就来找老李头,希望他劝劝尹杰。

老李头听了气得双眼喷火,恨恨地说道:“以前我跟你说过,尹杰就是个无情无义的东西,你不信。这种人你就不应该跟他过,离了算了。”

小梅见老李头态度如此坚决,只好抹着眼泪离去。魏远峰倒是听出了一些端倪,心想:怪不得在尹杰家里,连点女人首饰都没找到,原来小梅跟尹杰在闹分居呢。他原以为救了小梅,就可以借此赢得尹杰的感激,现在看来这点行不通了。不过听小梅的意思,老李头对尹杰的影响力极大,他觉得只要按原定计划行事,就很有可能成功。

于是,他装作懵懂的样子问:“梅姐的老公是什么人啊?为什么他们的事,梅姐求你帮忙做主啊?”

老李头恨恨地说:“她老公以前是我的干儿子,不过他不干人事,我早就不认他了。不提这王八蛋,一提他我气就不打一处来。”

小梅走前,给魏远峰交足了住院费。可魏远峰才不想住在医院里呢,第二天,他就借口想省些钱,装模作样地说他想回工地去住。老李头一听,眼睛一瞪,说:“工地宿舍那么埋汰,把伤口弄感染咋办?我家里就我一个人,要不你干脆搬来我家和我做个伴。”

魏远峰等的就是这句话,他赶紧千恩万谢,一口答应下来:“李大爷,那我就谢谢了,等我伤好以后,劈柴挑水的活儿我全包了。”

魏远峰找了两个工友帮忙,把他的行李衣物搬到了老李头家。老李头像照顾自己儿子一样,把魏远峰照顾得无微不至。

魏远峰有所图谋,当然处处迎合,把老李头哄得开开心心。十多天后,魏远峰的伤口已经好得差不多了。他再三向老李头道谢后,说要搬回工地去。老李头又一瞪眼睛说:“搬什么搬?这儿离工地也不远,就在这儿住着吧,这些日子习惯了你陪我说话唠嗑,你要是这么冷不丁走了,一下子把我闪够呛。”

魏远峰顺杆就爬,“扑通”一声跪在老李头面前,眼泪巴巴地说:“李大爷,您老无儿无女,我从小就是个孤儿,如果您不嫌弃,就认了我这个儿子吧,到您老百年之后,我给您披麻戴孝、养老送终。”

老李头先是一愣,随即哈哈大笑起来,用力一拍魏远峰的肩膀:“好小子,从今天起,你就是我儿子,我就是你爸!”

3、欲擒故纵

自从老李头认了魏远峰当儿子,两人的关系一下子亲密起来。魏远峰除了去工地干活,其他时间都陪在老李头身边,和他说话聊天。魏远峰说他将来要赚很多的钱,娶个贤惠老婆,生个大胖儿子,让老李头享受天伦之乐,把老李头乐得哈哈大笑。

这天,魏远峰收工回来,见家门口停着一辆奥迪,一个四十左右的男人正提着几件礼品盒,灰溜溜地从屋里出来,此人正是城建局局长尹杰。魏远峰脸上恰到好处地露出疑惑神色,礼貌地冲尹杰点了点头。尹杰上下打量了他几眼,笑着说:“你就是魏远峰吧?我是尹杰,小梅的爱人。你救了她,今天我是专程来感谢你的。”

这段时间,小梅几乎天天来看望魏远峰,除了感谢他,还希望老李头能帮她劝劝尹杰。但性格倔强的老李头,认准了的事从不回头,尽管小梅软磨硬泡,都无济于事。

没等魏远峰说话,老李头推开门,大着嗓门冲尹杰说:“远峰救的是你老婆,跟你没关系。他也不稀罕你那点破玩意,你赶紧走,别在这儿惹我心烦。”

等尹杰灰溜溜地钻进了汽车离开后,魏远峰装模作样地说:“爸,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,他到底做了什么事啊?惹得您这么气恼,一点面子都不给他?”

于是,老李头就给魏远峰讲了他和尹杰的恩怨:

尹杰父亲早就过世了,他与母亲相依为命,家里穷得揭不开锅。从尹杰上初中开始,老李头就资助他。在他高考那年,他母亲中风卧床不起,老李头夫妇就把他母亲接回家,像对待亲姐妹一样照顾她。

尹杰考上重点大学后,虽然老李头的家境并不富裕,但还是义无反顾地负担了他所有的费用。他母亲在瘫痪两年后病情严重了,在她闭眼前,她让尹杰给老李头夫妇磕头,认他们做干爸干妈,并且让他发誓,一定要把他们当成亲爹亲妈一样孝敬赡养,尹杰流着泪答应了。

尹杰大学毕业后有了工作,对老李头夫妇倒也孝顺,早出晚归,爸妈不离口,邻居看了都认为,就算是亲儿子也不可能比他做得更好。可是那年老李头的老伴出了车祸,临终前她希望见干儿子最后一面,可当时尹杰正在竞聘国家公务员,当他得知干妈的意愿时,他正准备迎接一个小时后的面试。在事业和亲情之间,他选择了事业。当他面试成功赶到医院时,干妈已经永远地闭上了眼睛。

老李头气呀!他恼怒地当场宣称和尹杰断绝关系。

说到这儿,老李头说:“我知道我心胸有些狭隘,也知道他有苦衷,可那又怎么样?他能狠心让爱他胜过己出的干妈死不闭眼,说明他重利,而我偏偏是个重情的人,否则我也不会资助他、照顾他妈了。道不同不相为谋,这样的儿子,不要也罢。”

老李头所说的这些,跟尹杰在日记中记录的几乎一样。魏远峰装作震惊的样子,说:“爸,原来尹杰是这么一个人啊。不过,事情毕竟过去这么多年了,他又一直——”

“别替他说话,也别想劝我。”老李头打断他的话,说,“以后再别提这个人,就当他不存在!”

第二天,魏远峰正在工地干活,尹杰来找他,说要找个地方跟他聊聊。通过老李头接近尹杰并同他建立关系,本是魏远峰的最终目的,但他想到万一不小心露了马脚,导致功败垂成可就糟了。他觉得现在他最需要做的,不是巴结尹杰,而是使这出戏更加合理。于是他故作冷淡地说:“我知道你是大局长,不过干爸不让我搭理你,你还是走吧。”

尹杰说:“其实我也是你干爸的干儿子,论起来你我算是兄弟。我和干爸之间不过是有点误会,早晚有说开的一天。”尹杰边说边掏出一万块钱递过去说,“我只是想让干爸生活得有质量,这些钱你拿着,老爷子想要什么你就给他买什么,钱花没了你就找我,只要别惹他不高兴,别让他知道这钱是我拿的就行。”

魏远峰上上下下打量着尹杰,问:“你和我干爸之间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?”

尹杰把脸一沉,说:“这些你就没必要知道了,你只要知道我对他好就行了。”

魏远峰沉吟了一下,觉得继续拒绝是现在的最佳选择,于是硬邦邦地说:“我只听我干爸的,况且我干爸说了,假如我跟你来往的话,他就不认我这个儿子,我不能冒这个险帮你,对不起。”

魏远峰说罢,转身要走,尹杰伸手拉住他,苦笑道:“既然这样,我就不勉强你了,不过,把我的手机号码存上吧,真要是有什么事儿的话,说不定我能帮上忙呢。”

4、搭档现身

转眼间又是两个月过去了,这天凌晨时分,魏远峰被一声声的呻吟声惊醒,他一激灵连忙爬起身来,见老李头脸色赤红,口吐白沫,已经不省人事。他赶紧叫醒邻居帮忙将老李头送进了医院。

大夫说老李头的心脏需要手术,让他先交三万块押金。这件事情来得如此突然,时机却是分外巧妙,简直比魏远峰设计的还要完美。魏远峰为难地对几个邻居说:“我干爸现在昏迷不醒,钱放在哪儿我也不知道,我这儿虽然有一万八千多块,可不够啊,各位老少爷们儿要是信得过我的话,就先帮忙凑一凑,行吗?”

魏远峰这几个月的表现,早就赢得了邻居们的信任,很快钱凑齐了,不过邻居们都说这样的大手术,应该找个专家来主刀,但是说来说去,谁都没有这方面的关系。

魏远峰知道,他跟尹杰取得联系的时机终于到了。于是他拨通了尹杰的电话。尹杰第一时间赶到了医院,他告诉魏远峰,手术会由市医院的副院长、有着二十多年临床经验的老专家亲自主刀,应该不会有任何问题。

魏远峰激动地说:“尹大哥,我不知道干爸为什么对你不满,但是这次你可是帮了大忙了,我会把你做的这些告诉干爸,你们一定会冰释前嫌的。”

尹杰连连摇头说:“你千万不能把这事告诉干爸,他恨我恨到了骨子里,宁死都不会接受我的帮助,如果知道我插手了,一气之下有个三长两短,那我的罪孽可就大了。”

魏远峰故作疑惑地问:“尹大哥,你到底怎么得罪干爸了?”

尹杰尴尬地摇摇头说:“这些你就别问了,他这病就算是康复了,将来也有复发的可能,他身边再不能离人。而你得干活,没有时间照顾他,所以你必须尽快赚钱,赚很多钱。虽然他不肯接受我的帮助,但如果是花你的钱,我相信他会接受的。”

魏远峰摆出一副傻样儿说:“可是,我怎么才能赚很多钱啊?”

“有我帮你,赚钱不是问题。”尹杰胸有成竹地说,“本来我想让你组织个施工队,我给你找活干,但肯定会引起干爸的怀疑。所以你还是开个粮油店吧,这行跟我工作没关系,但只要我说句话,那些干工程的都会到你那儿采购,一年赚个几十万没问题。”

魏远峰心里一阵狂喜,他这个匪夷所思的计划,终于到了收获的时候了,他答应了下来。

老李头的手术相当成功,一直到痊愈出院,都不知道这件事里有尹杰的功劳,只是一个劲地感慨说,要不是干儿子相救及时,他这把老骨头或许就没了。他听魏远峰说打算自己创业,立即把房产证给魏远峰,让他抵押贷款作启动资金。魏远峰顺利地开起了一家粮油店,那些包工头前来买面买米,动辄几十袋上百袋,魏远峰赚钱赚到手软。他按尹杰的意思雇了个帮手,这样他就有时间经常在家陪老李头了。他跟老李头说店里一个月至少能赚五六千,老李头一点都没起疑心。

这天下午,他接了个电话,竟然是侯小子打来的,把魏远峰惊得腿发软。他没想到自己使了那么多手段,竟然还被这家伙找上门来,他只好硬着头皮去见侯小子,看他打算干什么。

侯小子还是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,两个人一见面,侯小子不怀好意地笑着说:“远峰,看来你过得不错啊,不过,有了好路子就甩了穷哥们儿,这可不仗义啊。”

魏远峰勉强一笑说:“几年不见,你小子还是那么喜欢胡说八道。对了,你是怎么找到我的?”

侯小子说那天分手后,他安全地离开了这座城市,但他后来觉得魏远峰的表现有点不对劲。因为两人约好一起做几起大案子,怎么突然之间魏远峰就改变了主意呢?

侯小子虽然有点疑心,但他没往坏处想。直到前些日子,他偷东西时被抓了现行,为了逃命他打伤了人,被警方通缉,他不敢继续作案了,可是坐吃山空也不是个办法,这时候他想起了魏远峰。他仔细回忆当时发生的事情,觉得魏远峰好像故意不让他注意到那本日记,他想:莫非那本日记有什么蹊跷?

侯小子得意洋洋地说:“我再次摸进尹杰家,也看了那本日记。如果我还猜不到你会做什么,那我可就太傻了。你现在混得风生水起,也该关照一下兄弟了吧?”

魏远峰知道这次麻烦大了,如果不让侯小子满意,这小子绝对会破坏自己的好事,一旦老李头知道自己是有意接近他,自己就会失去最大的依靠;如果侯小子把真相告诉尹杰,自己的发财梦破灭事小,恐怕还免不了牢狱之灾。想到这里,他问侯小子想要什么。

“这几月你至少赚了几十万吧?老规矩,一人一半。”侯小子咧嘴笑道,“你知道,我这人最够朋友,从不让朋友为难。”

魏远峰一口回绝道:“就算你把那店全卖了,也不值几十万。你要是这么狮子大张口,我一分没有,随便你怎么办吧。”

“别生气嘛,我也就那么一说,依你的意思,你能给我多少?”

“三万,你要是答应的话,以后我发了财还有你的。”魏远峰目露杀机说,“但是你别把我逼急了,否则咱们一拍两散,你连一分钱都得不到。”

魏远峰这么说也是没办法,他明白现在他就相当于一块肥肉,侯小子绝不会只咬一口就走。既然如此,还不如自己提出来给他点希望,先打发他走了,再慢慢想办法。

侯小子听了一拍桌子,竖起大拇指说:“兄弟你够意思,就这么办。拿到三万块我马上走人,绝不再出现在你面前碍眼,怎么样?”

魏远峰听了不由一愣,他知道侯小子的为人,自己以前摆了他一道,现在又混得风生水起,这家伙不怀恨在心才怪。本来还等他讨价还价呢,没想到居然这么痛快同意了,难道半年不见这家伙转性了?

5、小梅被害

侯小子拿了钱走了。两天后的下午,老李头打电话催魏远峰回去,可店里实在太忙,他一直忙到天黑才脱身。他回到家,见老李头弄了一桌子菜,小梅也在,他正要和她打招呼,突然小梅的手机响了,她抓起电话听着顿时脸色大变,嘴里重复说着:“丰华街七十二号?”

小梅挂断电话,咬牙切齿地说:“尹杰你这王八蛋,我给了你这么多次机会,你还要跟那狐狸精鬼混!”

见小梅怒气冲冲地往外走,魏远峰情知不妙,一把拉住她说:“梅姐你别冲动,给你打电话的人是谁?别是有人故意挑拨离间吧?”

“我不知道那人是谁,也不想知道。”小梅惨笑道,“他要是规规矩矩的,人家想挑拨也得有这个机会呀?今天我豁出去了,给他折腾个天翻地覆!”

小梅挣脱魏远峰的手走了,魏远峰急得直跺脚。他觉得如果小梅把这事闹得满城风雨,尹杰的仕途必然会受到影响,他的生意怎么办?他对老李头说:“爸,你劝劝梅姐呀,事情闹大了不好。”

“闹大就闹大呗,越大越好。”老李头毫不在意地喝了口茶,说,“尹杰的死活咱不管。你怎么忙到现在,干爸我特地……”

魏远峰哪有心思听李老头说其他事?他赶紧打断李老头的话说:“尹杰的事我才不管呢,但人家梅姐对您可够孝顺,万一在尹杰那里吃了亏,您心里能过意得去吗?”

老李头顿时醒悟过来,说:“那咱俩去当一回保镖,保证小梅别吃亏就行了。”

魏远峰带了老李头,骑着电瓶车抄近路,十几分钟便来到了丰华街那片别墅区。此时虽然天色已黑,但路灯将空旷的街道照得十分明亮,只见前面不远处,停着一辆小汽车,地上躺着一人,旁边蹲着一人,看样子是出了车祸。

魏远峰一眼认出那个蹲着的人正是尹杰,这时尹杰也听到了声音,慌里慌张地钻进汽车,风驰电掣般地开着从另一条路跑掉了。

躺在地上的人是小梅,魏远峰上前一摸,发现小梅已经停止了呼吸。魏远峰顿时心痛地哭喊起来:“梅姐!”

这半年来,小梅把他当成亲弟弟一般,让他感受到了美好的亲情,可刚才还活生生的人,转眼间便阴阳两隔,怎能不让他伤心欲绝?他恨恨地暗骂:尹杰,王八蛋!你怎么会下这种毒手?

老李头一把揪住魏远峰,颤声道:“跑掉的那人是尹杰,对不对?”

魏远峰下意识地点点头,随即又连续摇头。他意识到,如果尹杰杀人肇事逃逸被抓,局长的位子势必不保。尹杰倒了,他魏远峰的财路也就断了。于是他赶紧说:“那家伙跑得太快,我没看清。”

“我看清了,就是他!”老李头一边说,一边掏出手机拨打110。魏远峰急忙拦住他。老李头见他阻拦,愤然怒喝:“魏远峰,尹杰杀了人啊!他给了你什么好处,这时候你还要护着他?”

见老李头愤怒得脸都变了形,魏远峰知道用普通说辞绝对打动不了他,情急之下他什么都顾不得了,说:“爸,你要是打了这个电话,我……以后我就不认你这个爸了。”

“你说什么?”老李头震惊地看着他,突然手捂住胸口,痛苦地说,“为了他,你居然要不认我,为什么?”

话一出口,魏远峰就后悔了,硬着头皮解释说:“爸,其实尹大哥帮了我许多忙,我那个店要没有他,哪里赚得了那么多钱?”

老李头惨然道:“孩子,做人不能亏心啊,要不睡觉都睡不踏实。尹杰这畜生没人性,他要是不进监狱,这社会就没天理了。我知道你是个好孩子,只是被他给你那点好处迷了心窍,可是只要你想清楚了,你还是我的好儿子,你不愿意跟干爸一起生活吗?”

老李头殷切的目光,如刀一般割裂魏远峰的心。跟老李头在一起的这段日子,是他一生中最安逸快乐的日子,在老李头身上他找到了从未有过的父爱。可如果想保住这种亲情,就要失去巨大的财富,这个选择题,他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做。他嗫嚅着说:“爸,我愿意一辈子当您儿子,可我不想再过穷日子,我好不容易才有了赚钱的机会,我……爸、爸你怎么了?”

6、狼性不再

巨大的愤怒和失望,诱发了老李头的心脏病,他口吐白沫,不省人事。魏远峰吓坏了,急忙掏出速效救心丸喂到他嘴里,不一会老李头情况缓解了许多,魏远峰把他扶上车带回了家。

魏远峰刚到家,尹杰的电话就打来了,他的声音里有种侥幸:“刚才,你和干爸是不是去丰华街了?”

原来,尹杰在逃跑前也认出了他们。魏远峰怒道:“尹杰你他妈不是人,梅姐是你妻子呀!就算她再不对,你也不该撞死她,你到底还有没有一点人性?”

“我不是故意的,她见到我就大吵大闹,我说有什么事回家再说,可她却不依不饶,不听我劝,非要下车。我放她下车后刚启动车,她又疯了似的扑过来,我急忙踩了急刹车,可是还是撞倒了她……”

魏远峰脑海里出现了当时的情景,觉得尹杰应该不是故意撞死小梅。他叹了口气说:“我和干爸全看到了,干爸坚持要报警,因为我拦着他,他才气犯病了,现在你说怎么办吧?”

“我现在就过去。”尹杰果断地说,“你帮我这次,以后就是我的亲兄弟,什么事我都答应你。”

没过多长时间,尹杰便风风火火赶来了,他说他已经找好了顶罪的人,如果老李头坚持报警的话,他希望魏远峰能出面否认,并告诉魏远峰:“愿意顶罪那人身高约一米八,身材瘦削,到时候只要你说明这两点,别人自然不会相信干爸的指证。”

魏远峰苦恼地说:“我也想到了这点,可如果我真这么做了,干爸一定不会再认我这个儿子了。”

“你就别再演戏了。”尹杰不耐烦地说,“干爸干爸叫得倒挺亲,要不是他有我这个干儿子,你会认他当干爸吗?”

魏远峰大吃一惊,说:“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
尹杰冷笑道:“前些日子,我在家里抓到一个贼,是个偷看我日记的贼。他说他叫侯小子,为了让我放过他,他什么都告诉我了。对了,我还警告他不得跟你接触,要不然,恐怕他早找到你勒索你了。”

魏远峰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侯小子这混蛋为什么没跟自己提过这件事?他二话不说忙给侯小子打电话:“侯小子,你被尹局长抓住这事,怎么不跟我说?”

侯小子哈哈大笑,说:“如果我跟你说了,还能从你那儿弄到钱吗?当时我光顾着看日记,结果被那混蛋偷袭,差点打断了我的腿,还说我如果敢跟你接触,就把我送进大牢。他妈的,老子很生气,跟踪了他两天,把他小三的住址告诉了他老婆,他现在肯定已经焦头烂额了吧?对了,你怎么知道我被他抓住了?”

魏远峰终于明白,怪不得侯小子勒索了三万块就满足了,因为他怕惊动尹杰,他为了报复尹杰,就给小梅通风报信,没想到却送了小梅性命。魏远峰恨得牙根痒痒的,挂断电话,问尹杰:“既然你什么都知道了,为什么不戳穿我?”

“这老头子只相信你,我需要你替我在他身边尽孝。”尹杰悻悻地说,“别说这些了,魏远峰,现在你有两个选择:第一,帮我摆平这件事,你下半辈子的荣华富贵我包了;第二,跟老头一起检举我,然后我揭穿你的老底,你陪我一起坐牢。”

“我的老底?你指的是什么?”

“你以为你那点事还瞒得过我吗?你跟侯小子合作那一年,犯过的所有案子,他都给我留了份记录,如果交给警察的话,判你三年五年都算是少的。”

平日里跟他亲亲热热的尹杰,现在一脸狰狞冷酷,看得魏远峰心里发寒。就在这时,老李头突然剧烈地抽搐起来,脸色青紫,极为吓人,他的心脏病愈发严重了,如果再不送他去医院,恐怕他挺不过这一关。魏远峰什么都顾不得了,弯腰抱起老李头就要走,尹杰一把拦住他说:“先回答我的问题,选择帮我,还是选择坐牢?”

“我帮你,这总行了吧?”魏远峰恨恨地说,“快跟我把干爸送医院,再晚就来不及了。”

“想帮我就帮到底,你不能送他去医院。”尹杰两眼露出凶光说,“我太了解这老家伙了,小梅死了,即使你帮我作证,他也会拼了老命闹腾,就算不把我送进监狱,也非把我这局长位子给折腾没了。反正大家都知道他心脏不好,就让他这么去另一个世界吧,只要你答应我,现在我就给你两百万。”

说着,尹杰把一张卡拍在魏远峰手里。原来,尹杰一步步早都算计好了:以蹲大牢恐吓他;用两百万引诱他。软硬兼施的最终目的就是让老李头死。对魏远峰来说,有了这两百万,他就可以过想要的生活了。他辛辛苦苦执行这个投资计划,最终目的不就是这些吗?而他现在需要做的,只是把老李头放下,任由老人心脏渐渐停止跳动,而他不需要承担任何风险。

魏远峰心中天人交战,一时间难以抉择,就在这时,他看到桌子底下的一个蛋糕盒。

他猛然想起,以前老李头曾经问过他的生日,并且说过要为他庆祝。而今天就是他的生日,他忘了,可老李头不但记得,还专门为他准备了一桌子菜,为他买了这个生日蛋糕。自从晚上他回家后,一件事接着一件事,闹得他晕头转向,直到现在他才看到了蛋糕,这是他一生中,唯一一次有人为了给他庆祝生日买蛋糕。

这块蛋糕落在了他良心那端,战胜了卑鄙的贪念。魏远峰的眼泪簌簌而下,他小心地放下老李头,回头狠狠一拳将尹杰打倒,然后发疯一般拳打脚踢,将尹杰打得鬼哭狼嚎,他边打边骂:“王八蛋,你他妈不是人,就算你给我再多的钱,就算我去蹲大牢,也不会跟你这个畜生合作的,你就等着吃窝头去吧。”

骂完,他转身抱起老李头,拼命向医院奔去……

推荐阅读:
上一篇:丢了u盘惹出祸 下一篇:死亡魔术师
看过《披着羊皮搞投资》的同学还看了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