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文网,小学生作文,初中作文,高中作文,作文题材大全!

置换手术

编辑:作文网 | 来源:传奇故事

1、要动手术

周平安是个农村娃,他爹去世早,是他娘含辛茹苦地将他拉扯成人,让他念完了大学。如今,平安已在城里娶妻生子,安家立业,儿子也快上大学了。

这天,平安回老家探望老娘,娘一见儿子,乐得连忙架起梯子,去阁楼上取腌制的腊肉,想好好款待儿子。不料她一不留神,竟从梯子上摔了下来,整个人痛苦地蜷缩成了一团。平安哭喊着把娘送进了市医院,挂号、验血、拍片……一通忙乱之后,平安被叫进了医生办公室。

主治医生姓孙,四十多岁。他将一张X光片递到平安面前,眉头微皱着说:“患者摔断的是大腿和骨盆连接处的重要关节。她年纪这么大,关节自我愈合和再生的几率几乎为零,唯一的办法就是进行‘置换手术’,也就是用人造关节替换下体内已摔坏的关节。这人造关节用的都是进口材料,十万块,赶紧去准备钱吧。”

十万!平安不由惊叫了一声,随即心里擂起了鼓:自打结婚,平安的工资奖金都按月上缴给了妻子张梅,她平时一分钱都看得很紧,现在突然要拿出这么一笔巨款来给娘动手术,她能愿意吗?

平安回到病房,见妻子已闻讯赶来,连忙把她拉到走廊,将孙医生的一番话说了。不出所料,张梅一听手术费要十万块,立马就炸了:“儿子下半年就要上大学了,没个十万、八万的,四年大学根本就读不下来,你现在又跟我要十万手术费,当我是开银行的啊!”

见妻子这般态度,平安急道:“咱总不能对娘见死不救吧!”

张梅眼珠一转,说:“要不,咱换家便宜点的医院吧?这些年我省吃俭用,也就攒下五万块。”

平安当即道:“上回你还跟儿子说了,让他用功读书,你已经给他准备好了上大学的十万块钱。眼下,娘等着动手术,先把这钱拿出来救急!”

张梅没想到谎言被戳穿,便来了个耍赖不认账,脸一板、脖子一梗,说:“我啥时说过这话了?你拿录音机录上了?”

平安见妻子如此不通情达理,气得扔下一句话:“好,张梅,算你狠!我现在就去把娘的老房子卖了,凑钱给娘动手术!等手术做好,我就和娘租房子一块儿过,我和你的夫妻情分到此为止!”说完,掉头就走。

这下张梅慌了,她连忙追过去,一把抱住了平安,哽咽道:“平安,我这就去拿钱,先给娘动了手术再说。儿子上大学的钱,我到时候再想办法!”

不久,张梅就把十万块钱取来了。平安拿信封把钱装好,赶忙去找孙医生。

2、拒收红包

孙医生正收拾东西准备下班,平安推门进来了。孙医生以为平安有事要咨询,微笑着问道:“你有什么事要问吗?”

平安却没吭声,一把从怀里掏出个鼓鼓囊囊的大信封,一边往孙医生手上塞,一边说:“孙医生,您是权威,我娘七十岁的人了,她的手术一定得由您亲自主刀!拜托了!”

孙医生一听这,连连摆手,将红包推回去,说:“别这样,只要时间上安排得过来,我会亲自为你母亲主刀的。”

平安还是执意将红包往孙医生手上塞,孙医生终于面色一凛,说道:“你不妨先去病区打听打听,只要你问到一例我收过红包的情况,明天你就直接把钱送来,我会大大方方地收下!”说完,就转身走了。

平安愣在原地,心说:如今上医院看病,哪有医生不收红包的?

开始,平安以为孙医生是在故作姿态,可是当他回到骨外科病区,逐个打听下来,竟然真的没打听到一例给孙医生送过红包的!和他娘同一病房的病人家属还告诉平安,他姑父也七十多岁了,三年前曾因摔伤瘫痪在床,后经孙医生之手,动了“置换手术”,三年来不仅行走自如,就连挑上个几十斤的担子也能健步如飞!

三天后,平安娘的手术如期进行,果然是孙医生亲自主刀。手术很成功,卧床一个星期后,他娘就能下地行走了。出院那天,孙医生亲自将平安娘俩送至医院大门外,又特意叮嘱平安娘:“老年人动一次手术,多多少少会损伤一些元气,今后要特别注意,不攀高、不负重,凡事悠着点儿。”平安娘含着热泪点头,直称孙医生是活菩萨。

娘出院后,平安本想让娘住到自己家里,好有个照应,但娘坚持要回老家,平安只好让她住回了乡下。他每个周末都会回乡下,帮娘做些挑水、垫猪圈之类的体力活。

三个月后,平安娘已经完全恢复了正常,能上山搂柴、下地种菜了。平安打心眼里感激孙医生。这天,他特意去定制了一面锦旗,准备去医院送给孙医生。去的路上,他的手机响了起来。

电话是老家的邻居打来的,说他娘在医院里,让他赶快过来。平安火速赶到医院,邻居们告诉他,他们听到他娘的叫唤声后,发现她倒在猪圈旁,一边还有个打翻的猪食盆。

平安一边说着感谢邻居的话,一边埋怨娘不听孙医生的叮嘱。他娘委屈地说:“孙医生的叮嘱我时刻记着呢。手术前,那猪食桶我一趟就能拎到猪圈旁;手术后,为了‘不负重’,我分三趟拎,每趟只拎一小鹏!”

而此时,孙医生正在他的办公室里,盯着平安娘的X光片看了半晌,然后打了一个电话,出了办公室。走廊上,迎面走来一个人,热情地跟他打着招呼,孙医生一看,原来是那个最近总缠着他推销人造关节的医药代表。

为了不被这人再次缠上,孙医生连忙闪身进了一旁的手术专用电梯。出了电梯,孙医生走出医院大门,来到附近一片小树林里。过了一会儿,一个人走了过来。孙医生一见此人,就急急地说了句:“出事了!”

3、隔墙有耳

此人叫朱大山,他见孙医生那副紧张的样子,问明情况后,竟不以为意地笑着说:“这事很好办啊,一口咬定是那个老太婆‘负重’所致,责任自负——都七十多岁的人了,还去提什么猪食桶!”

孙医生却一把揪住了朱大山的衣领,逼问道:“老实说,你这批货是不是有问题?那老人只是端了个小猪食盆去猪圈,根本谈不上什么‘负重’!再说,那人造关节安进去才三个月就出事了,以前的人造关节,安进去三年、五年都没问题!一定是你这批货用了次品!”

朱大山见糊弄不过去,只好耷拉下脑袋,默认了。孙医生见了,心头猛地一沉,颤声问道:“你这批货用出去多少只了?”

朱大山说:“只发出一只!我想先用一只试试,看看患者的反应,如果不出大乱子,我再把整批货发出去。”

孙医生呆立了半晌,才有气无力地说:“这么多年来,我一直进你的货,就是因为你的货质量靠得住,没想到你给我来这一手!”

朱大山苦笑道:“孙医生,不是我有意辜负您的信任。你们做一个‘置换手术’收十万,但给我的结算价才五万。这五万,我还得给赵副院长一万五,给您孙医生一万,自己只拿到两万五,而这关节成本就两万,一只关节我只赚五千。这些年来,我也都认了!可几个月前,赵副院长突然示意我,说另有医药代表找到他,每只关节愿意给他两万回扣。我明白赵副院长的意思,一咬牙,只好将他的回扣也提升到每只两万!这样一来,我如果还是只供应以前那种好货,就一分钱利润都没了!实在没辙,我才想出这么个法子……”

听罢,孙医生不由得长叹一声:“唉——”然后叮嘱朱大山,“你把这批剩下的次货全部销毁!以后必须供好货,否则我就换医药代表!”他顿了顿,又加上一句,“以后,我的回扣,你每只关节给五千就行了。”

朱大山一听,感激得差点给孙医生跪下,说:“孙医生,您真是个好人呐——”而孙医生早已掉过头,扬长而去。

然而孙医生和朱大山都不知道,等他俩相继离开小树林,另一个人也随即从树林里钻了出来,这人就是那个一直缠着孙医生推销人造关节的医药代表。

此人叫杨不群,是个颇有心机的角色。刚才,当孙医生进电梯后,他便偷偷跟踪孙医生到了小树林,将其和朱大山的对话听了个一清二楚。这下他明白了:为什么他一开始找赵副院长,对方答应得很爽快,等再次去时口风就变了,口口声声说朱大山的货质量一直过得硬——原来,姓朱的给赵副院长的回扣也升到了两万一只!

杨不群望着朱大山远去的背影,冷笑着说:“姓朱的,等着瞧吧,你吃独食的日子到头了!”

4、致命武器

再说,为了给娘“二次开刀”的事,平安和妻子张梅再次杠上了!

平安坚持要给娘做第二次“置换手术”,并坚持手术后让老娘住到自己家来,免得再发生负重跌倒的事。张梅则将手伸到平安面前,只说了两个字:“钱呢?”

平安一听,眉头也皱了起来:是啊,娘第一次做手术,已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,现在要再拿十万做第二次,钱从哪儿来?

见平安神情有些松动,张梅又在一旁敲起了边鼓:“之前花了十万,只保了娘三个月的行走自如,现在再花十万,又能保多久?娘已经是七十多岁的人了,她能经得起这么反复折腾吗?”

平安觉得张梅说的也不无道理,但一想到娘不做手术,余下的生命就只能在轮椅上度过,娘是个要强的人,这样的“半瘫生活”会让她感觉生不如死的!

再三权衡之后,平安还是决定卖掉老家的房子,给娘做第二次手术。可是,平安到乡下问了不少人,老家那几间破破烂烂的土砖房,最多也只能卖到五万,离十万还整整差了一半呢。

当平安垂头丧气地回来后,没想到张梅却兴高采烈地告诉他:有人帮着联系了一家医院,只收五万,就可以做手术!

原来,在平安回老家张罗卖房时,杨不群竟通过张梅的一个亲戚找到她,说可以联系到一家只收五万,就给做“置换手术”的医院,张梅一听,就一口答应了下来。

两人赶忙找到了联系人杨不群问明情况。可当平安听说那家医院是民营的,便摇头说:“我还是只信孙医生!孙医生连红包都不收,就凭这一点,就值得信任!”

杨不群却不屑地撇撇嘴,冷笑着说:“他能得到钱,当然不屑于小小的红包了!公立医院的收费那么高,你以为是医疗成本高?里面的猫腻太多了!一只人造关节成本才两三万,医院报价十万,绝对是乱收费!”

张梅也一个劲地在一旁附和,平安想到乡下老房子最多只能卖出五万,只好答应给娘转院。

平安娘要转院的消息很快传到了朱大山耳朵里,他当即赶到医院,一头撞进了孙医生的办公室。

此时,孙医生正掏出手机,准备给他的父亲打电话。自从他母亲离世后,父亲由于行动不便,几乎是足不出户,孙医生每到整点就会给父亲打一个电话。见朱大山慌慌张张地进来,他放下了手机。

朱大山反手将门关上,说:“那个姓杨的正撺掇平安老娘转院呢。”

孙医生说:“我们公立医院收费太贵了,转院也行,患者可以省下一半的手术费呢。”

见孙医生还迷糊着,朱大山急得一跺脚,压低声音说:“姓杨的是冲着平安老娘身体里的人造关节去的!别忘了,那关节是个次品!只要这个次品到了姓杨的手中,他就掌握了足以置我们于死地的‘致命武器’啊!”

孙医生这才猛地清醒过来,脸霎时变得一片惨白。

“啪!”只见朱大山一咬牙,拍出一张银行卡,狠狠地说:“这卡里有十万,平安老娘的手术费,我全出了!绝不能让老太太转院!孙医生,您一定要亲自给老太太动手术,并亲手将那个次品关节取出来销毁!”

朱大山走后,孙医生颤抖着双手点燃一根烟,在烟雾缭绕中,陷入了巨大的惶恐。

孙医生大学毕业后,凭着优异的成绩进入这家医院。他也曾坚决拒收回扣,可也因此被调离了实务岗位,转到行政部门去打杂。后来,为了回到心爱的实务岗位,他想开了:领导收了回扣,你不收,领导又怎么敢用你呢?只有你也收了,你和领导就是拴在一条绳上的蚂蚱了,这样,领导才会放心用你。这么一想,他屈服了,与其让别人占着这个岗位,不如自己占着,至少自己还会坚持一条底线:严把医疗质量关!

此时,孙医生早已把给老父打电话的事忘到了九霄云外。他边踱着步,边想着怎么把银行卡交给平安。他不知不觉踱到窗户跟前,突然,窗外的一幕让他惊呆了。

孙医生的办公室在三楼,窗户正对着地下停车场的出口处。孙医生看见他的老父亲推着一个空轮椅,直往出口处闯。而此时,出口处的栏杆已经抬起,往里是一个大下坡,眼见老父即将撞向迎面而来的汽车,在这千钧一发之际,只见一个人箭一般蹿过来,死死地拖住了轮椅。

拖住轮椅的人是周平安!

平安是来给老娘办转院手续的,他走到住院部大门口,无意间看到一大家子人正在接一个老人出院,将老人从轮椅上抱下来,送进车里。正当车子要启动时,有人惊叫一声:“咦,轮椅呢?轮椅咋不见了?”

平安清楚地看见,轮椅是被另一个老人推走了。那老人佝偻得像个大虾米,只见他艰难地挪到轮椅边,当他两只手一抓住轮椅的扶手时,弯曲的身体就突然直了起来。

出于好奇,平安跟在了“虾米老人”后面,想看看老人究竟要把这空轮椅往哪儿推。老人抓住了轮椅后,行动一下子变得敏捷起来,只听他一边嘴里念叨着“爱死游”,一边推着轮椅麻利地往前走,眼见到了地下停车场的出口处,仍不管不顾地往里闯。

平安一见大惊,连忙几步蹿上前,死死地拖住了轮椅。

5、悲情故事

险情解除后,平安试图引导老人将轮椅还回去,可老人却一脸茫然。就在平安不知如何是好时,只见孙医生飞奔而来,将轮椅从老人手中拿开了。平安这才知道,老人原来是孙医生的父亲。

两人一起将老人送回了家。孙医生对平安一再表示感谢,他掏出那张有十万元的银行卡,塞到平安手里,说:“拿这钱给你母亲动手术吧,还是我亲自主刀。你放心,这次你母亲一定会康复得很好!”

平安一再拒收,而孙医生则一再坚持,平安这才接过银行卡,感激地说:“就当我借您的吧,这样,我娘的老房子总算保住了。这钱我慢慢还您。”

说着,平安看了一眼孙医生的父亲,只见老人呆呆地坐在电话机前,时不时抬头望一眼墙上的挂钟。

孙医生解释道:“我父亲已经老年痴呆了,他现在每天记住的唯一的一件事,就是看挂钟到整点时,接听我的电话。今天因为我有事,忘了打电话,父亲就出来找我了。”

平安忍不住问孙医生:“您父亲为什么对轮椅那么依赖?他口中念叨的‘爱死游’又是咋回事呢?”

孙医生无奈地一笑,接着给平安讲了一个“悲情ICU”的故事:孙医生母亲生命的最后十年,是在轮椅上度过的,他父亲给母亲做了十年的“专职轮椅工”。有时,孙医生想上前替换一下父亲,尽尽儿子的孝心,母亲却不让,她说父亲推着的轮椅不快不慢、稳当舒适。后来,父亲日渐衰老,身体佝偻得越来越厉害,可神奇的是,只要一抓着轮椅,父亲就能挺起身,行走自如。母亲在离世前的最后几个月里,被孙医生一次又一次地送进ICU重症监护室抢救,他父亲竟差点跪下来求孙医生:“儿呀,别再送你母亲去那‘爱死游’受折磨了,让她安心走吧!”最后,他母亲是活活痛死在ICU的。当他母亲的遗体从ICU推出,送往地下室的太平间时,他父亲突然推着轮椅,疯了一般冲过来,要抢母亲的遗体,嘴里喃喃说着:“素珍,我这就送你回家,再不让你在‘爱死游’遭罪了!”

说到这里,孙医生的眼睛湿润了。平安也震撼不已,他现在明白了老人为什么要往停车场的出口处闯,老人以为那出口通往地下室的太平间呢。

平安从孙医生家出来,回到娘的病房,张梅和杨不群都等得不耐烦了。张梅抱怨道:“你去办个转院手续,咋要这么久?”

平安说:“不用转院了!”

张梅一听,嚷嚷起来:“不转院了?这里动手术要十万呢!”

平安将那张银行卡一亮,接着说了他救了孙医生的父亲,孙医生给了他十万块感谢费的事。

一听平安不同意转院,一旁的杨不群出马了,他把平安拽到外面走廊的僻静处,放了他录下的孙医生和朱大山密谈的录音。

当平安听到孙医生每做一个“置换手术”就能得到一万元回扣,而且放在自己老娘身体里的人造关节是个次品时,顿时惊得目瞪口呆!

6、黯然离去

看着平安惊呆的样子,杨不群笑了,说:“其实,你就是没救孙医生的父亲,他们也会给你出那十万的手术费,因为他们不想让事情败露。他们千方百计留你母亲在这里动手术,就是为了亲手将次品关节取出、销毁。”

说着,杨不群掏出一张不知从哪里弄来的记者证,在平安面前晃了晃,说:“实不相瞒,我是一个暗访的记者,我手头只有这录音,还缺乏实物证据。我联系你母亲转院的事,就是想得到她体内的那个次品关节,然后公之于众,彻底揭露他们在名医光环掩盖下的龌龊行径,撕开这医药行业的惊人黑幕。”

杨不群说得慷慨激昂,倒真把个平安给说动了。当平安再次回到病房,要给娘转院时,他娘却不愿意了。

他娘说:“先前你们说转院,我想着你们钱不凑手,那家医院便宜些,转就转吧。可现在孙医生都把十万的手术费解决了,为啥还要转院?”

平安凑到娘的耳边,悄声将那录音的事说了。娘愣了愣,最后还是打定主意不转院,就让孙医生亲自动手术。

她说:“我信得过孙医生,就算这孩子一时犯了糊涂,也不能一棍子把他打死,要给他一个挽回的机会。好了,娘的身体娘做主,就这么定了!”

平安娘本人不肯挪窝,其他人当然也都没辙了。转院彻底没戏,杨不群只得灰溜溜地离去。

三天后,平安娘的手术如期进行,由孙医生亲自主刀。

就在孙医生换好手术服,正要跨进手术室大门时,他的手机响了,是妻子打来的。妻子焦急地说:“爹不见了!”

孙医生猛地一惊,心想:自己每次做手术前,都会设置一个定时打出留言电话的自动程序,不会耽搁父亲按时接到电话的,父亲为什么会在手术即将开始的节骨眼上,突然不见了呢?

凭直觉,孙医生感到可能是杨不群在背后捣鬼,目标就是那个次品关节。

一边是自己的父亲,一边是那个致命的次品关节,怎么办?

最后,孙医生在叮嘱妻子立马去寻找父亲之后,竟义无反顾地走进了手术室。

然而,孙医生万万没想到,手术中,平安娘的身体突然出现了罕见的意外状况。如果没有老父走失造成的情绪影响,孙医生凭着多年的临床经验,只要保持冷静,是可以应对这一突发情况的,可是,此刻他心慌了。

最后,眼见平安娘昏迷不醒,出现了呼吸衰竭的症状,孙医生只得下令:“赶快通知ICU!”

最终,平安娘还是走了,带着那个次品关节。孙医生在平安娘的病床前长跪不起。

孙医生的老父却平安回家了。正如孙医生所料,他老父的突然走失,就是杨不群干的,他听平安说了那个“悲情ICU”的故事后,就在平安娘动手术这天,买了个轮椅给孙医生父亲送去。孙医生父亲见着轮椅,就推着它离开了家,去寻找那个“ICU”了。

杨不群以为,孙医生得知老父走失,一定会请求另换医生或临时取消手术,这样,他就有机会另想办法夺取那个次品关节。但他没想到,孙医生竟会选择坚持走进手术室。

平安娘的手术失败,因为是突发意外所致,属于手术风险可控范围之外,孙医生不用担责。次品关节被平安娘永远带走了,杨不群也因此退出了竞争。

这天,朱大山兴高采烈地来到医院,想找孙医生好好庆贺一番他们的胜利。

一走进孙医生办公室,他愣住了:

只见孙医生的办公桌上放着一封辞职信,信被一样东西压着——一个次品关节!

推荐阅读:
上一篇:摸不透的身价 下一篇:杀不死的恶魔